乘风破浪的嫡女 连载中

乘风破浪的嫡女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葫芦小喵喵 主角:赵婳赫连绥

《乘风破浪的嫡女》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赵婳赫连绥小说全文

《乘风破浪的嫡女》小说介绍

主角叫赵婳赫连绥的书名叫《乘风破浪的嫡女》,是作者葫芦小喵喵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武学世家与医学世家的双精英,却穿越成赵府的草包嫡女。从小被寄养在佛寺,受尽冷落。呵,既然占了人家的身子,就要对人家负责!看她怎么斗继母,斗恶妹,夺回属于自己的一世荣宠!不过,却一不小心沾惹上了个活阎王,让她见识了什么叫真正的阎王也温柔,“娘子,来,夫君的肩膀给你靠!走起!姐带你乘风破浪!"...

《乘风破浪的嫡女》小说试读

紫桐满眼崇拜的瞅着自家小姐吊着二郎腿,挽着袖子,捧着一盘瓜子嗑得不亦乐乎,果然是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呢!

微风吹过,拂起帘子一角,赵婳眼风一过,瞥见不远山头上立着一袭玄色。

她忙掀开帘子远抛视线,果然是九王爷,落在他身后的层峦叠嶂犹如绿墨翻滚,他萧瑟桀骜的站在那里,狼王似的,有俯瞰天下的孤绝强势。

他似乎在给自己送别呢。

赵婳一把盖紧帘子,赶快将这样的想法扼杀在摇篮里,赫连绥这样的人,她根本无法掌控,无法掌控的东西都如火中取栗,难以估量危险性,还是路归路桥归桥的好。

经寺庙一行,赵婳的光辉事迹在府中仆役的嘴里口口相传。

赵潜这些天对赵婳又赏首饰又赐银子的态度仿佛是印证了这一点,连带着她在府中的地位也开始跟着水涨船高,几乎是再看不到那些恶奴欺主的丑陋嘴脸了。

果然是自己强大了,连放的屁在别人闻来都是香的。

近来萧氏母女也老实了不少,常日里也避着她。

于是赵婳便清净的将原主那满脑子佛法知识消化贯通,在信佛的老夫人那里找到了用武之地,她整日里就喜欢待在春熙院陪老祖宗,说说笑卖卖萌,日子过得十分滋润。

“来啦来啦,小厨房里刚做好的水晶碧合糕,还是热乎的,老祖宗快尝尝。”

老夫人的陪嫁云嬷嬷从大丫头红藕手里接来瓷盘,笑盈盈的端上前。

只见碧玉盘中整整齐齐码着几块晶莹剔透的糕点,老夫人看着欢喜,又低头瞅了眼跪在软榻上为自己捶膝松骨的大孙女,心里更欢喜,无限怜爱道:“婳儿快起来吃吃点心,祖母这里的点心绝对是府中最好吃的。”

云嬷嬷笑道:“老祖宗疼爱大小姐的紧,恨不得什么好吃的都留给大小姐呢。”

现如今赵婳是老夫人捧在心尖上的小心肝,忙笑道:“婳儿是我们府中的嫡长女,这府里无论有什么好东西,头一份自然都是她的。”

刚跨进门的萧氏听到这一句简直要气青了脸,手里帕子死绞着,脸上笑容却愈发生动,“呦,好香的点心,老祖宗这里的人可真是个个心灵手巧。”

话音未落已拿出当家主母的气势往一侧主位上坐定。

紧跟其后的赵鹃歌生怕赵婳捅出那档子事坏她名节,仍怯怯的十分老实的模样,一福身子,“孙女给祖母请安了,长姐也好。”

他们家这位二小姐的姿色才情已经算是在京城小有名气了,只有一样不好,可能是长于萧氏之手的缘故,难免学了她娘矫揉造作的小家子气,成小事有余,成大事不足。

唉,只可恨他们家接连纳了几房姨娘,到现在也没生出个男丁,只盼望着窦姨娘这胎怀的是个儿子吧。

老夫人有些兴致不高,郁郁道:“歌儿来了,坐吧。”

赵鹃歌心里悲愤极了,这死老太婆的态度还真是一转两折,明明对赵婳这么亲热,怎么对她就爱答不理的,这不是当众给她难堪吗!

不过等会就有好戏看了,赵鹃歌暂且压下心头火气,乖巧回道:“是,祖母。”并在一旁落座。

这位老太太也算是她日后的避风港了,赵婳及时充当起贴心小棉袄的角色,“呀,孙女觉得红藕姐姐的手艺退步了呢,祖母您看这和的点心面皮,还没有祖母您的皮肤白皙光泽呢。”

只要是个女人无论岁数多大都爱美,纵使话语恭维也哄得老夫人笑开了花,一个劲点着她的额头叫小心肝,“你们瞧瞧她这张小嘴呀,惯会说好听话哄我这半截身子入土的老婆子。”

满屋笑语吵得萧氏心烦,尤其是那一派祖孙和乐的场景,哪里还将她们母子放在眼里!赵婳那个扫把星也敢来抢她女儿的泼天富贵,真是活腻歪了!

萧氏打岔道:“媳妇来这里是有要紧事请老祖宗拿主意。”

一听这话老夫人气不打一处来,自萧氏掌家以来就像猴子称了山中霸王,几乎把她也不放在眼里,现在还请她拿主意?

老夫人不冷不热的看她一眼,“老爷不是把府中一应事理都交给你管了吗?哪里还轮得到老婆子我拿主意?”

萧氏干笑两声,一脸贤良淑德,低眉顺眼的受训模样,“老祖宗说的哪里话,媳妇永远是媳妇,怎么也越不过老祖宗去。”

老夫人看她那副样子就堵心,早早打发走才是正事,“说吧,什么事?”

萧氏看了眼立在身旁的心腹丫头翠幕,翠幕得令,忙出去招呼小厮将被人打得鼻青脸肿的表少爷赵子渊搀扶进来。

“老祖母!您老人家可得为我做主啊!”赵子渊连滚带爬的扑上来抱住老夫人的腿,哭得那叫一个肝肠寸断,“祖母啊,渊儿差点以为不能活着回来见你了。”

这位表少爷是当年赵潜为了招子在赵家一支衰落旁系里过寄来的,因着终究隔了一层血脉,赵潜与他并不亲厚,也就懒得管教,这就导致了他大字不识一箩筐,整日里留恋花街柳巷,赌坊酒楼,十分不成气候。

可怎么样也是侯爷府名义上的养子,打他不是打侯爷的脸吗!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

老夫人面有怒色,“子渊你好好讲,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要是没做杀人放火的勾当却被人打成这样,祖母给你做主!”

赵子渊伏在地上,哭得眼泪鼻涕一大把,“祖母,我都是为了我们赵家啊。您老深在内院是不知道外面的风言风语,现在咱们家都成了百姓们茶余饭后闲谈的笑话了。”

“现在外面都在传大姐姐这些年在寺庙里与和尚私通媾和,上到方丈,下到沙弥,都是裙下之臣!现在城中的大小赌坊竟然还有在押大姐姐到底是否完璧之身的赌注,我一时气不过,就和他们打了起来,才弄成了这副样子,求祖母为我做主啊!”

果然是蛇鼠一窝!赵婳抬眸瞥一眼幸灾乐祸的赵鹃歌,又将萧氏眸中一闪而过的阴毒尽收眼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