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府夫人桀骜难驯 连载中

侯府夫人桀骜难驯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紫色琉璃花 主角:莫未央沈墨

《侯府夫人桀骜难驯》完结版精彩阅读 《侯府夫人桀骜难驯》最新章节目录

《侯府夫人桀骜难驯》小说介绍

小说作者紫色琉璃花为大家带来的《侯府夫人桀骜难驯》是一本很不错的古代言情小说,该书情节流畅,文笔细腻,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经典之作。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是:外人眼中,她不择手段嫁给尊贵的侯爷。新婚之夜,陌生男人出现房中。她是骄傲的名门小姐,一夕之间成了人人喊打的贱妇。神秘大人物现身,救她于水深火热。“该怎么报答本王?”“当然是以身相许咯。”...

《侯府夫人桀骜难驯》小说试读

第6章让九公主做妾

想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和事,她就不想与他再有半分纠葛。

但是想到佩秋的伤,想到那些刺客,她心中气愤难平,这么干脆离开,她还有些不甘心。

一报还一报,既然已经招惹上了,不剜下一块肉怎么能行。

想到这里,莫未央垂下双眸,掩住所有情绪,面上浮现出一抹柔和的轻笑,她刻意轻声说道,“侯爷,你还记得我们初见的时候么,没想到那时的谦谦君子,现在已是我的夫君,我真是,何德何能才会这般幸运......”

“未央,你说的这是哪里的话,都是我不好,之前的事,让你受委屈了。”顾清城回过神来,转眸深情的看着莫未央的侧颜。

她本就生的好看,肤如凝脂,如今杏眼微垂,嘴角微抿,更显得小巧可爱。

顾清城忍不住凑上前去,一把将莫未央揽在了怀里。

莫未央就势靠在他身上,柔声开口,“只要能与侯爷在一起,能够待在侯爷的身边,我就已经很幸福了,有什么事都不怕。”

端的一副深情不悔的模样,果然,顾清城听了之后神色动容,垂眸看着怀里的可儿人,他的眸色渐渐变深,不觉间,便低头向她唇边探去。

莫未央却是面带羞怯的推开了他,“侯爷,我前几日还病着,如今虽然好了一些,还是怕给侯爷过了病气......”

顾清城自然是信了,心里以为她身体仍是不爽利,便轻声安慰到,“那你好好休息,我今晚还是歇在书房,这几日的药你别忘了按时喝。”

莫未央乖巧的点头轻笑,“嗯,我都听侯爷的。”

第二天一早,莫未央就听到了顾清城进宫的消息。

这个时间顾清城独自进宫,不可能是去谢恩,极有可能是去找九公主了,就是不知道是去说些什么了。

莫未央想的没错,顾清城此时正站在九公主面前。

九公主眼中带泪的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她本就生了病,嗓子因为哭泣更是哑的厉害,“侯爷,你明知道我对你的心思......”

顾清城却垂下双眸不去看她,面色显然是不为所动,“承蒙九公主错爱,只是我已娶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已向天地高堂立下誓言,又怎能违背。内子出身不及九公主荣耀,却也知书达理,如九公主不嫌,可入为妾,只是这般便要委屈公主了。”

九公主气的当即摔了杯子,她堂堂公主之尊,怎么可能做妾,他这是摆明了不想要她。

顾清城回府后,虽然没向莫未央说什么,可消息很快便传了回来,府里的人看莫未央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下午,莫未央自己跑到院子里闲逛,一是因为病了那么多天,该好好松松筋骨透透气,再就是她想着,也许能听到些什么。

正走在树荫下,果然有人在闲聊......

“我们侯爷对夫人可真是好,九公主那么大的脸面都折了回来,听说啊,当时屋子里能摔的东西都摔了,乌压压跪了一屋子的人,都劝不住......”

“真搞不懂侯爷是怎么想的,九公主是什么身份,娶回来那就是娶了一座靠山,权利地位,以后想要什么不都触手可得么......”

莫未央躲在暗处,小心的向外瞟了一眼,有些眼熟,是个送过茶水的丫头,叫什么名字来着,好像是小红?

那边小红还在和丫鬟们嚼舌,莫未央得到想知道的消息便没再停留,转身便回了自己的院子。

把玩着茶杯,她忍不住冷笑了一声,果然猜对了,这件事的背后主谋确实是九公主,就算他说了拒绝的话,这位公主怕是也不会善罢甘休,这所谓的三妻四妾到底是谁规定,真是恶心,想着她将茶杯丢回桌面。

轻敲桌子让自己冷静下来,她开始琢磨接下来的对策。

却不想窗口正对着的那个屋顶上,一直坐着一个人,没错,那人就是沈墨。

他目不转睛的打量着她,他看过她强势的样子,也看过她脆弱的样子,今天又看到了她冷静思考盘算的样子......这安静又认真的模样,仿佛一切外在因素都不能打扰到她。

沈墨忽然对她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这个小女人,她到底还藏着几副面孔?

这天一大早,顾清城就来到莫未央的屋里。

莫未央边应付着和他说话,边琢磨着他会有什么事。

说了几句闲话,顾清城便刻意的将话题引到了莫倾颜身上,说着莫倾颜有多后悔多自责,想来向莫未央道歉,又怕莫未央不愿见她之类的话。

最后他又说,正巧莫仲年近日从外地赶了回来,今天要来,家人一起小聚一下。

莫未央心中冷哼,面上却笑的人畜无害,“本就是一家人,家人之间又哪会有什么芥蒂和怨言呢,毕竟血浓于水,一家人团圆吃个饭也是好事,我这就收拾下。”

二人正聊着,便有下人进来通报说莫仲年和李氏已经来了。

顾清城赶紧去正厅接待,莫未央不紧不慢的收拾了一下,这才施施然的走了过去,她早就想会一会这具“原身”的父亲了。

才坐下没多久,她便瞧见朝这边走来的莫倾颜。

不同于以往,莫倾颜脸上蒙着面纱,手腕也是包裹着的,动作之间遮遮掩掩,似是在惧怕什么。

在看到顾清城时,莫倾颜更是表现的惊慌失措,掩饰似得低下了头,她真是不想让侯爷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

顾清城有些疑惑的打量着莫倾颜,“怎么戴上面纱了?摘了。”

莫倾颜猛地摇头,伸手捂住脸颊不愿听从。

莫仲年也看着莫倾颜命令道,“倾颜,在家中戴着面纱成何体统,还不快摘下去。”

这一出闹得莫未央有些云里雾里,但她面上不显,只是有意无意的打量着莫倾颜。

眼看着侯爷和父亲都下了命令,莫倾颜无法,只能慢慢摘下面纱,脸上那略带狰狞的划痕顿时呈现在众人面前。

李氏脸色骤变,失声惊呼道,“颜颜,这是怎么回事......”

听见李氏的声音,莫倾颜终于克制不住情绪,小跑着扑进她怀里,放生哭诉道,“娘亲,我被姐姐害惨了。”

莫仲年见她哭得可怜,又想到脸上的抓痕,忍不住皱着眉问道,“你的脸是怎么回事?”

莫倾颜可怜兮兮的抽泣着,“是姐姐,我的脸是被姐姐划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