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陆总超凶的 连载中

我家陆总超凶的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小碗小橙 主角:周宜陆行冶

【完整版】我家陆总超凶的小说 周宜陆行冶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我家陆总超凶的》小说介绍

作者小碗小橙最新著作《我家陆总超凶的》在线阅读,小说我家陆总超凶的内容细致饱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值得一看哦!小说情节简述:一朝重生,从含恨而死到天才少女。周宜被外表逆天的男人给缠上。这个男人不但要送她房子,还要送她好多好多的钱,还给她制定了一个养仔计划。只是这个男人太凶太霸道,总是想把她栓在身边。陆行冶:我观察过了,你刚才足足盯着我看了两秒钟,你还说你不喜欢我?周宜:......陆行冶:把这个签了,以后叫我老公。周宜:.........

《我家陆总超凶的》小说试读

第十七章心里空了一块

因为两栋房子离得近,又是如此安静地夜晚,所以周宜把鞠婉白的话听得一清二楚,而鞠婉白这话也确实是对周宜说的。

“你是我们班上的那个......那个......那个什么月的,你大晚上的站在栏杆做什么啊,”鞠婉白想了想突然就恍然大悟,“我知道了,你一定是知道陆总住在这里,大晚上的就想偷窥是不是,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还要不要脸了?”

“我......”周宜被鞠婉白的话堵得说不出来了,她偷窥?有没有搞错啊,她巴不得离这个恶魔越远越好,虽然这男人确实长得很帅,看他几眼也确实能够大饱眼福,可是和眼福相比,自己的命更重要好不好。

这个男人可是很想把她给杀掉的。

可就是鞠婉白这样的话让陆行冶偏偏就信了。看他的样子好像也是觉得周宜是在偷窥他。

周宜真是欲哭无泪啊,周宜很是尴尬地朝陆行冶笑了笑,然后说道,“陆......陆少,大晚上的你有美人相伴,一定是有要紧事要做吧,我就不打扰你了,你继续啊。”

周宜说着就赶紧从栏杆上爬下来,她爬下来的时候还不忘压着自己宽大的睡裙以免走光。然后便以最快的速度跑进寝室,把阳台的门给死死地关上。

鞠婉白看着溜进寝室的周宜,怎么看怎么不爽,“陆总,你别理她,我们美院的学生素质都挺好的,除了她这个怪胎,要不是她的成绩实在是考得太好了,我们美院才不会收她这样的人呐。”

鞠婉白把保温盒里的菜粥给拿了出来,“我爸怕你饿,就让我拿点夜宵给你。大晚上不适合吃油腻的,我就炖了点清淡的粥。”

粥炖得很好,淡淡的粥香在房间里弥漫。她还细心的配了两叠可口的下菜来下粥。

但陆行冶并没有看那粥一眼,更没有过去吃,“你说她是你同一个班的?”

鞠婉白有些发愣,她一时没明白陆行冶说的她是谁,想了想陆行冶说的应该就是刚才爬围栏的那个,“是啊,是同一个班的呐,和她同一个班真是倒霉。”

“你说她叫什么?”

鞠婉白想了好一会儿还是道,“我想不起来了,反正就是什么什么月的,谁管那样的人叫什么啊。”

“你们同一个班的你竟然叫不出她的名字?”陆行冶的声音不自觉地沉了几分。

鞠婉白觉得自己这样好像是不太好,但她却没有一点的愧疚感,只是担心自己这样在陆行冶心里的印象会不会差,鞠婉白觉得还是转移话题比较好。

鞠婉白搅了搅粥,直接把粥端到了陆行冶的面前,“陆总,你再不喝粥,这粥就要凉了,凉了就不好喝了。这粥可是我炖了好久的。为了炖这个,我还在网上查了不少的攻略。”

鞠婉白说这话的时候还带着几分小女儿家的娇羞。

要是其他人哪里抵得了这一份娇羞,可是陆行冶偏偏就不为所动,只是淡淡地说道,“我不喜欢吃粥。”

鞠婉白的手僵在了半空,气氛十分的尴尬,这对鞠婉白来说是破天荒的头一遭,她即使是随便送出去的东西,也从来都没被人拒绝过。

那些人收到她送的东西哪个不是欢天喜地的。

这一次她辛苦了半天,对方竟然说不喜欢。

鞠婉白没有生气,因为她知道陆行冶跟她以前碰到的男人都不一样。那些男人没有一个能跟陆行冶比的。

鞠婉白依然温柔似水的模样,既然陆行冶不喜欢喝粥,她就把粥给收了起来,“那陆少喜欢吃什么,你告诉我,我马上去做。”

陆行冶却更是厌烦地看向鞠婉白,他每天的事情那么多,可不想在这个蠢女人身上浪费精力,从她进来到现在已经二十二分钟了,这个蠢女人竟然浪费了他二十二分钟的时间,他带着寒意的目光毫不留情地射向鞠婉白,“你好像没一开始那么安静了。”

白天的时候,这个女人的话还挺少的,现在聒噪起来实在让人心烦。

鞠婉白被陆行冶的眼神看得打了个哆嗦,她白天的时候觉得陆行冶还挺好相处的,所以到了晚上她的胆子就大了一点,没想到她只是多说了几句话,陆行冶就不高兴了。

鞠婉白是个聪明人,她不会不识相地让陆行冶越来越讨厌她的。

她赶紧收拾了东西就离开了。来日方长,陆行冶作为男人中的极品,自然需要多花些精力慢慢攻克。

而在寝室里的周宜却怎么也睡不着了,一是怕尧溪月趁她睡着又给她整出个什么事情来,二是怕陆行冶的事情,她不知道陆行冶会不会继续要她的命,周宜觉得自己实在是太难了。

周宜的脑中突然闪过一句古文:时运不济,命途多舛。

而这一晚上同样睡不好的还有远在雨国的陆萧然。

陆萧然在女秘书小雪的身上发泄完之后就睡了过去,只是他一睡着就开始做梦了。这些天来,他几乎每晚都会做这样类似的梦。

梦境里周宜总是充满哀怨地看着他,周宜大大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泪水在眼框里滚着滚着就落了下来。

她身上的连衣裙已被鲜血染红,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

她的口中一直喊着同一句话,“萧然,我疼,我好疼......”

反复的念叨一句句地都割在陆萧然的心口上,每一句都哀怨地让他心疼。

陆萧然醒来时又是满头满身的冷汗。

陆萧然从床上坐了起来,旁边的女人还在熟睡,女人如雪般白净的肌肤和玲珑有致的身材几乎能让每一个成年男性为之疯狂。

陆萧然在她的身上也确实很疯狂,但他的心里却总觉得空了一块。

他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他是陆萧然啊,是表面温柔,实际确是杀伐果决做事毫不拖泥带水的陆萧然啊,怎么就会为了一个女人每夜噩梦呢?

他承认他对那个女人确实够狠的,可是他做过许多比这个事情残忍的多的事情,那时候他的眼睛眨都没眨一下,可是想到周宜,他的心始终都会一阵阵的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