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孕宠妻:战爷,晚安! 连载中

幸孕宠妻:战爷,晚安!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言安 主角:洛诗涵战寒爵

洛诗涵战寒爵小说名字_洛诗涵战寒爵小说

《幸孕宠妻:战爷,晚安!》小说介绍

主角叫洛诗涵战寒爵的书名叫《幸孕宠妻:战爷,晚安!》,它的作者是言安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洛诗涵用了两辈子都没能捂热战寒爵的心,索性顶着草包头衔,不仅设计了他,还拐了他的两个孩子跑路。惹得战爷肺气炸裂。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她会死无葬身之地时。隔天却发现战爷卑躬屈膝的站在大街上哄小祖宗:“乖,跟我回家!”“我有条件?”“说!”“不许欺负我,不许骗我,更不许对我摆高级厌世脸,永远觉得我是最漂亮的,一想到我就要笑……”“依你!”路人倒地:这就是传说中的一物降一物?战爷表示很无奈:自己调教出来的小狐狸,既然调教无方,那只能一条路抹黑宠到底!...

《幸孕宠妻:战爷,晚安!》小说试读

第12章

锦绣城。

洛诗涵正苦恼重病母亲无法进寰亚医疗中心住院治疗时,却忽然收到寰亚医院打来的电话。

“洛小姐,你昨日向我院提交的住院申请已经受理,鉴于你母亲病理的特殊性,我院破格让她住院。我院已经将病人转入寰亚医疗中心,请洛小姐务必在二十四小时内将住院费三十万缴清。”

洛诗涵听到这个电话,真是呆若木鸡。

昨日她去寰亚递交母亲的入院申请的资料时还被对方的工作人员以各种理由拒绝,今日寰亚竟然在不通知她的情况下擅自将她的母亲给转入了寰亚?

这种霸道的作风绝对是战寒爵的手笔。洛诗涵冲着话筒愤怒的质问起来,“谁给你们特权擅自给我妈转院的?你们把她从哪里转出来的,就给我乖乖送回那里去。否则我要去告你们。”

电话彼端,忽然传来一道冷戾的声音,“洛诗涵——”

那熟悉的撩人心魄的声线,带着高位者的威慑力,顿时让洛诗涵全身汗毛都倒竖起来,面上却强撑着。

“战......战......战爷......”

战寒爵眉头蹙起,冷冰冰道,“我还没有那么老。你叫我爷合适吗?”

洛诗涵被噎得猛烈的呛咳起来,她这是在巴结他,谁要叫他爷爷啊!

算起来,他也没有比她大几岁。

“怎么,听我的人说,你要去告我?”战寒爵冰寒的声线里带着一丝漫不经心的慵懒,透着该死的的魅惑。

“正好,我也想与洛小姐就五年前那件事对簿公堂。

五年前那件事?她婚内**他的那件事?

如果曝光了,对他有什么好处?当她被吓大的!

“能够和战爷对簿公堂,是我的荣幸。到时候我还得谢谢战爷将我推上热搜的位置呢!”

洛诗涵好不容易将节操给揉碎喂了狗,厚着脸皮说完这句话,就听到战寒爵憎恶的声音,“**。”

洛诗涵反唇相讥道,“那你挟持我母亲,难道就不**了?”

“洛诗涵,你以前隐藏得挺深啊。这么牙尖嘴利,就不怕连累你母亲?”战寒爵永远都是最佳的猎人,捉蛇拿七寸,永远能够快准狠的找到猎物的致命要害。

洛诗涵前一刻还雄赳赳气昂昂,这一刻就被碾压的死死的。哼,该死的战寒爵!就知道威胁她!洛诗涵内心腹诽,嘴上却故意求饶道:“战爷,我错了。”

“知道错了?”战寒爵菲薄的唇角微微勾起,“倒是能屈能伸嘛!”

洛诗涵装作没骨气的故意陪笑道,“只要战爷能够放过我母亲,战爷的话就是圣旨,战爷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战寒爵唇角勾出狰狞的冷笑,他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这女人原来是个精分戏精?

“洛诗涵,我在寰亚医院等你,我们谈谈你母亲的治疗问题。三十分钟内如果我没有看到你,对不起,你母亲恐怕就要沦落到实习医师手里。”语毕,战寒爵果断的挂了电话。

洛诗涵望着手机话筒欲哭无泪。

她昨天才从战寒爵的魔窟里逃出来,今天又要主动的送到他的魔爪里去?

可是不去的话,母亲的生命就会有危险?母亲是尿毒症晚期,就是有经验的医师都束手无策,如果交给实习医师,岂不是等于送命吗?

“哎!”洛诗涵重重的叹口气。

“哎......”

第n次后!

童童和寒寒就在角落里讨论起来。童童询问哥哥,“妈咪今天为什么一直在叹气?”

寒寒咂咂嘴道,“更年期到了呗。我们班上好几个同学的妈妈,得了更年期综合征就是这样。整天唉声叹气,从一睁开眼开始,不是骂老公就是骂儿子,否则就是唉声叹气。你看我们妈咪没有老公可以骂,我们又那么乖巧,她只剩下唉声叹气了。”

童童觉得妈咪好可怜,她放下手里的模型,走到妈咪面前温柔的抱着妈咪的头。软糯道,“妈咪,我给你找个老公,这样你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可以骂老公了。”

洛诗涵:“......”这什么逻辑?

“妈咪没有心情不好。妈咪只是要去医院陪你们的外婆一起打怪兽。你们在家里要乖乖的听话......”洛诗涵捏了捏童童肉嘟嘟的小脸蛋。

寒寒听到医院两个字,将堆起来的积木霍地推倒,小短腿快速跑进屋,然后拿出来一件武器。

“妈咪,如果昨天那个坏叔叔再欺负你的话,你就用这个使劲喷他的眼睛。”寒寒手里握着一个喷嘴结构的化妆瓶,可是里面装的显然不是化妆水。

“这是什么?”

“加强型的防狼喷雾器。”寒寒神秘兮兮道,“有它在,我再也不用担心妈咪出门遇到坏叔叔了!”

洛诗涵将防狼喷雾装进自己的手提包里。鉴于战寒爵已经知道她诈死的事实了,这次见他,她没有必要刻意化装隐藏真容。

如往常一般,穿着自己喜欢的白衬衣,绿色包臀裙,栗色波浪长发自然洒落肩头,淡妆,便踩着高跟鞋出发了。

洛诗涵前脚一走,寒寒童童就趴在窗户上目送着妈咪远去的背影。

“妈咪今天为什么要穿那么漂亮?”寒寒墨亮如灿星的瞳子里布满疑惑。

童童天真无邪道,“这你就不懂了吧,妈咪一定是要施展美人计!”

寒寒翻了一个大白眼。“别赔了夫人又折兵就对了。”

童童兴奋不已,“那我们是不是很快就有爹地了?”

寒寒:“......”

寰亚医院。

战寒爵坐在总裁办公室里,目光落到腕表上,半个时辰早就过了,四十分钟也过了......

莫非死女人不敢来见他?

所以在电话里唯唯诺诺的骗他,分明就是在忽悠他?

颀长挺拔的身姿霍地站起来,“官晓,去把车开出来。”

官晓怔楞,”总裁,不等洛诗涵了吗?”

“你觉得她有胆来吗?”战寒爵反问道。